学术成果

宝应明代刘家堡减水闸考古发掘简况

倪学萍  季寿山  印志华

关键词:明代 里运河 刘家堡减水闸

内容提要:2011年9月,在宝应县运河段发现了明代刘家堡减水闸的实物遗存,这是目前扬州运河段上发现的唯一一座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明代里运河的水利设施。这对扬州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及对明代里运河的形成、河线位置、河线上的水利设施,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研究资料。

一、基本情况

(一)发现经过

2011年9月,在宝应县沿河镇南侧运河东岸,县水利部门在实施运河码头整治归并施工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条石,大砖和木桩及用条石和大砖垒砌的石墙。经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初步调查,认为此处发现的遗迹应是明代运河堤岸和水利设施工程的遗存。

(二)遗存区域

该遗存位于宝应县沿河镇淮江公路西侧,现代京杭运河东堤岸下。南距刘堡渡口180米,北距槐楼湾、宝应县老城区分别为2公里和9公里。以遗迹的西北转角为测点,东经119度20分778秒,北纬33度9分226秒。

(三)发掘原由

在大运河申遗,确定申报各地区文化遗产点的关键时刻,在宝应运河主干线的河岸上发现明代水利设施遗迹,无疑是给扬州运河遗产点的申报带来了福音,为扬州运河遗产点的申报提供了实物支撑。在工程全面停工后,为了即时向国家文物局提供遗产点的具体资料,我们对该遗迹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取得了遗产点申报所需要的基本资料后,对该遗迹采取了原地保护的方法,对并未对该遗迹进行全面、深入的发掘,并及时地把具体情况向上级文物主管部门及领导进行了汇报。

二、历史沿革

(一)宝应历史

根据文献记载和研究证明: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邗沟,经宝应的射阳湖北上入淮。东汉末年,广陵太守陈登浚治邗沟,改道白田。隋炀帝开山阳渎,从山阳经白田至扬子江。唐初白田成为安宜县治后,尉迟恭于邗沟上架起孝仙、广惠二桥,使安宜成为“十里泛舟揖,二桥通往来”的繁华重镇。宋绍熙年间,淮东提举陈损之筑扬州江都县至楚州淮阴县湖东长堤360里,名曰“绍熙堰”。元代堤坝损毁严重。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宝应老人柏丛桂建言开月河40里,河道西迁,始不贯城,形成今天里运河的基本格局。

(二)开河成因

明朝初年,朝廷主要注重对原有的湖堤进行加固和维修,以保障湖道漕运的畅通和安全。

《天下郡国利病书》载:“洪武九年(1376)用宝应老人柏丛桂言,发淮扬丁夫五万,令有司督甃高、宝湖堤60余里,以捍风浪”。由于,宝应湖宽数十里,风高浪激,沿湖一带堤岸,屡修屡圮,民甚苦之,操舟者亦甚不便。洪武二十八年(1395)宝应老人柏丛桂又向朝廷建言“邑中水利,请筑塘岸四十里,以备冲决。先是言于有司......陈利说害,画图奏于朝。诏许,发丁夫五万六千余人,令丛桂董其役,期日而成。今自槐楼至界首是矣。邑人至今以为美谈,曰柏氏旧堰也”①。就是说以洪武九年所修的湖堤为西堤,在湖东再筑一长堤与西侧湖堤并行,“引水于内行舟,自是无溃决之虞,民以休息,而舟行称便”,“此槐楼至界首倚湖为渠之始”②。

然,“景泰五年(1454)六月,大风雨,湖水泛溢,决高邮、宝应堤岸”。《英宗实录》中载英宗天顺元年(1457)“扬州一带宝应、氾水、邵伯、高邮等处堤岸冲决”。到成化十四年(1478)三月,太监汪直言“邵伯、高邮、宝应、白马四湖,每西北风作,粮运官民等船多被堤石、桩木冲破漂没,宜筑重堤于堤之东,积水行舟,以避风浪。”③据《宪宗实录》记载,洪武二十八年所筑的依湖直渠,由于,景泰、成化年间的大水溃堤,至成化年间,已不复存在了。所以汪直才又提出于堤之东再筑重堤,来捍卫漕运。到“武宗末年(1521)郞中杨最请开(宝应)月河”未果。自扬最奏请开宝应月河后,此举得到多人赞许,历正德朝、嘉靖朝、隆庆朝、万历朝仍未果。

嘉靖年间,户部员外郞范韶曾疏云:“白昂于高邮修筑康济月河今逾四十余年,安享犹如一日。惟宝应月河未筑,湖堤屡决,粮运长阻”④。到隆庆二年(1568)帝令翁大立议筑宝应月河。《明史·河渠志》载:万历元年(1573),总河侍郎万恭上疏请开宝应月河。《皇明经世文编》载:至万历十二年宝应月河开始修筑。

(三)赐名宏济

《明史.王廷瞻传》载:“凿渠千七百七十七丈,为石闸三,减水闸二,石堤三千三十六丈,子堤五千三百九十丈,费公币二十余万”。李廷机记云:“河,南起新镇三官庙,北经槐角楼至宝应南门,长三十五里,新堤广若干尺”。邑人吴敏道《新开宏济河诸公祠记》云:“肇工于万历甲申(万历十二年1584年)九月二十一日,明年(1585)四月二十六日,奏成。上,大嘉悦,赐名宏济河。在事诸臣爵赏有差。夫自宏济河之成也,狂飚退鹢,水波不兴,漕舻运舳,官舫高舶,扬帆而济,酾酒而庆,若坐天上,行若镜中”。自万历十三年,宏济河成,遂有东西二堤,宝应汛管辖东堤,北自淮安府里河厅平桥汛界,南至氾水汛界止,计程四十里,长六千五百八十六尺,堤顶牵宽三丈至三丈五尺至四丈,底牵宽七八丈,牵高八尺至八尺五寸及九尺。⑤

三、遗迹现状

(一)基本情况

刘家堡减水闸位于现代京杭运河的东堤下约2米的深处。最初暴露的遗迹是减水闸石墙的西北转角及部分北墙、西墙和铺底石、地丁。在其南侧时隐时现的有地丁和糯米汁粘合的条石墙存在,在周边的地层中可拣到明清时期的陶瓷片。结合文献史料判断,这些都是明代石堤及石闸等水利工程的遗存。经过简单清理后,得知它是一座东西走向,石构件的减水闸,该闸方位为南偏西45度,东西长14.24米,南北宽3.44米,平面呈“】【”字形。整体有南北闸墙、铺地石、地丁、摆手四部分组成。

(二)地丁

地丁:地丁的木质为杉木,长1.2-1.8米,长短不等。直径在0.1-0.2米之间,粗细不一。地丁底端被砍凿成四面或五面或六面体的尖锥状,地丁顶端有明显夯凿疲塌的痕迹。地丁之间的间距在0.1米左右,地丁之间填有壀石,起到加固稳定作用。地丁基本按南北向有序排列夯凿。总体结构为南北走向,密集形的构成减水闸的平面基础结构。

(三)铺底石

铺底石:铺底石有二层,厚度为0.5米,直接坐落在地丁上面,横向、错缝铺垫。石料为青石质地,最宽的铺底石宽达0.9米,最长的铺底石长达2.24米。其中有四块铺底石为黄沙岩质地,石质和工艺较粗,可能是后期修补时增筑。在铺底石的最西端有一排木桩,拦在铺底石的外侧,起到防止铺底石移动的加固基础的作用。铺底石西高东低,在14.24米的长度中,东西高差达0.6米。由于石闸的东端压在施工通道下,为安全起见,自闸槽向东的一段没有进行清理。所以,闸的东端情况不明。

(四)闸墙

闸墙:闸墙坐落于铺底石上,分为南北两道闸墙。南闸墙已残缺不全,残长5.78米,宽1.7米,残高2.12米,残剩七层石墙,闸墙上有闸槽一道,闸槽宽0.14米,槽深0.08米。北闸墙保存较为完好,东西长14.24米,宽1.7米,残高2.7米,残剩九层石墙。在距西北转角向东10.54米处有闸槽一道,与南闸槽上闸槽相对应。闸墙石料为青石质地,厚薄不一,石块之间不见有粘合剂,错缝拼砌。由于刘家堡减水闸后期遭到人为的破坏,南北闸墙均向内倾斜。闸墙上有两处用青砖填砌,疑是后期修补。闸墙走水的一侧全部用青石叠砌,而内侧用青砖和糯米汁填补整齐。青砖的规格主要有两种:一种为30×14×9.5厘米,一种为43×19×11厘米,第一种青砖为原建时使用的材料;第二种青砖为后期修筑时使用的材料。

(五)摆手

摆手:摆手亦称翼墙,由于北闸墙保存较为完好,所以北闸墙的东北摆手和西北摆手得以保存下来,摆手与闸墙的转角处为圆弧状。东北角摆手长4.2米,宽1.2米,残高2.7米。西北角摆手长5.9、宽1.5、残高1.34.南闸墙保存较差,摆手无存。摆手的叠砌方式与闸墙相同。

(六)遗物

刘家堡减水闸自光绪二十七年(1901)朝廷废止漕运制度后,运河沿线堤闸疏于管理,不断遭到人为的破坏,尤其1949年以后破坏尤甚。椐当地民众介绍,闸址处原为运河的中埂,上有居民点。生产队和民众因生活、生产需要,经常挖掘运河堤下的条石和木桩,作为它用。在这次发掘清理过程中,发现闸的铺底石有许多被人为撬起,但没有搬走,似乎在寻找什么。所以,此处的地层亦遭到后期的破坏,基本无地层可言。遗物几乎没有,只是在铺底石和地丁之间发现一枚“万历通宝”,在铺底石的上层石缝中发现三枚“顺治通宝”和一枚“康熙通宝。”

四、里运河的形成、功能、价值

运河是沟通江淮的重要通道,吴王夫差利用当时江高淮低的水势,沿江溯淮北上争霸,所以,在入淮口的终端―末口,建北辰堰以阻水入淮。《禹贡.锥指》云:“山阳县北五里之北辰堰,即古末口也。”淮河在历史上是一条直接入海的河道,今淮安市的废黄河就是淮河故道。宋以前淮河下游河槽既宽又深,河口畅通,至云梯关入海(今响水县),黄河与淮河相安无事,各自宣泄入海。直到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黄河在河南阳武决口,水分两路东流:一路由北清河即济水故道,经山东入海;一路由南清河即泗水故道,夺淮入海。由于,金人控制区域的黄河决口不堵,黄河肆掠南下。留下了六百年的遗患,大大改变了运河水系和历史地貌。到元代时,黄河由山东入海的水量很小,基本形成全面夺淮入海的趋势。到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黄河水全部由淮河入海,而位于黄淮之畔的洪泽湖成为黄淮水患的停蓄之地。洪泽湖原为一个小湖群,古称破釜塘,隋称洪泽浦,唐始名洪泽湖,洪者:大水,泽者:聚水的地方。明代因黄河夺淮,淮河宣泄不畅,潴聚而成巨泽,并不断携带大量泥沙南下,使高邮,宝应以西地区亦潴水成湖,深受其害,形成“诸湖延袤,上下相接”漕船行走湖中十分危险。为了确保漕运安全,明代早期即着手对运河的整治,明洪武九年(1375年)朝廷接纳宝应老人柏丛桂的建议,命扬州府所属州县烧运砖,增固高家潭、高邮、宝应等处湖堤60余里,以捍风浪。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按宝应老人柏丛桂的建言:“东堤外再筑一堤,在湖堤与河堤之间形成新的河道,将河湖分隔,引水于内行舟,自是堤无溃决之虞,民亦休息,而舟行称便,得免湛溺之患” ⑥。该堤北自槐楼湾,南至界首,全长40里。后人称该河堤为“柏氏堰”。虽不久即废,但柏丛桂成为淮南运道,实行湖河分隔的第一人,他的建言为明代淮南运道湖河全线分离,开创了先河,为扬州里运河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开凿月河是明代淮南运河运道变化的一个最显著特点,它结束了自吴王夫差开邗河以来湖河相连的基本格局,形成了完全以月河为主要运道的新水系。

弘治二年(1489年),户部侍郎白昂首先在高邮甓社湖东开康济月河,七年(1494年)河成。南起高邮城北杭家嘴,北至张家沟,长四十余里,广10丈,深1丈有余。离湖数里,中为土堤(月河西堤),东为石堤,首尾建闸,引湖水入内以通航,湖堤与河堤之间有田数万亩,称为圈子田。真实的突现了湖河分开。明孝宗皇帝赐名为康济河。民间敬称该河堤为“白公堤”。

高邮康济河开通后,漕船避开了高邮湖的风浪之险。而宝应湖没有及时实施湖河分离,成了淮南漕运中的最大隐患,每遇西风大作时,“千舟半渡,一风而尽”。明正德十六年(1526年),工部主事杨最,根据高邮开挖康济河避湖患的经验向朝廷奏开宝应月河,未果。明嘉靖五年(1526年),工部郎中陈疏贤奏言开宝应月河,未果。明嘉靖七年(1631年)御使王鼎又提出开宝应月河;嘉靖十年(1631年)御使闻人诠上书朝廷,要求限期开凿宝应月河,未果。历明隆庆朝,直到万历年间,宝应开月河仍无望。明万历总河侍郎万恭在奏章中慎重指出:“淮南运道,全赖诸湖。…先臣白昂治高邮东月河三十余里,迄今八十三年,官民舟楫由月河中,若履平地,甚利赖之。宝应…,望上源水势弥漫,不睹畔岸…,去年十月二十五日,宝应湖风涛没千余人。今春三月二十日,没风涛者达八百余人。五个月,而漂没若此,则一年可知,十年百年更可知也。生齿几何?而生弃宝应湖中者不可胜记,不亦伤乎”⑦。迫切希望尽快实施宝应月河工程,实行湖河分离,拯救漕工苍生。仍然没有得到朝廷重视。遂致“万历十年(1582年),一日而毙者千人。⑧”直到万历十二年(1584年)总漕都御使李世达再言开宝应月河以避风险,才得到朝廷的批准,宝应月河在总河王廷瞻的主持下,于万历十二年九月兴工,万历十三年四月竣工,月河从宝应南门外到新镇三官庙,全长三十五里。与弘济河同时完工的有弘济河南北二闸,刘家堡等减水闸及位于弘济河以东的里河。

在此前后,于万历十年(1582年)在清江浦南十里开永济月河。

“越之岁(万历十六年)总河潘季驯又自弘济河北端,接筑西土堤到黄浦,长二十里。其后(万历二十七年)总理河槽刘东星开界首月河,自康济河北端,接筑东堤,长十里半,与柏氏旧渠相接,建南北二闸。又开邵伯月河于湖堤之东,自邵伯镇至露筋庙,长十八里,建南北二闸。…盖明代湖漕,至万历中局势一变,重堤完成,即运河完成,淮扬之间,不虞漂溺矣”⑨。武同举在《江苏水利全书》中统称为里运河。

里运河是在永济河、黄浦月河、弘济河、界首月河、康济河、邵伯月河分段开挖,全线贯通后形成的,与此配套的水利设施有:里河(二河)、各月河的节制闸、减水闸、排水泄闸、堤坝与引河,是一个集蓄水、给水、航运、排水、灌溉为一体的水利工程设施。

弘济河位于宝应湖以东数里,在开挖弘济河时在河口与湖堤连接处,建有南北二闸,以控制宝应湖流入弘济河的水量,保障弘济河的通航水位,保证了漕运的畅通。弘济河西堤以外为圈子田,水无出路,所以弘济河西堤上无排水涵闸。东堤的东侧有一条里河,里河实际上是一条泄洪通道。当弘济河水上涨时为了防止溃堤,就打开了弘济河东堤上的刘家堡、朱马湾,长沙沟等减水闸,把水排入里河,再通过里河东堤上的排水涵闸,将水排入下河,通过引河再排入东海。当里下河地区干旱时,可通过宝应湖排水到弘济河,通过弘济河减水闸给水到里河,通过里河的排水涵闸给里下河供水抗旱。它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给排水工程。

刘家堡减水闸位于弘济河东堤下,(后称中埂)闸槽为东西向,闸口向西,闸口的南北两侧摆手较长,西北面的摆手长达5.9米。摆手两侧有石堤相连。闸槽西高东低,在12.24米长的闸槽中,东西高差达0.6米,说明闸槽的西侧为进水口。而闸槽的东侧的摆手较短,只有4.2米,目前尚未发现连接摆手的石堤,说明闸槽的东侧为连接里河的出水口。

明永乐十三年停止海运后,朝廷加强了对运河的管理。永乐十四年在淮安设立浅铺专职管理河道。据《明会典》和《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自万历四月(1576),朝廷在扬州运河沿线的宝应、高邮、江都、仪征四县设置浅铺34处。宝应县设浅铺9处,即子婴浅、氾光浅、瓦店浅、槐楼浅、潭湾浅、白田浅、七里沟浅、白马浅、黄浦浅。沿河九浅计有河夫二百三十八名。每名河工食银八两二钱。万历十三年弘济河开通后,遂有东西二堤,宝应汛管辖东堤,北自淮安府里河厅平桥汛界起,南至氾水汛界止。计程四十里,长六千五百八十六丈五尺,堤顶牵宽三丈至三丈五尺及四丈,底牵宽七八丈,牵高八尺至八尺五寸及九尺。(宝应历代县志汇编),刘家堡减水闸位于四浅,属槐楼浅管辖。万历宝应县志职官表中载:宝应设知县一名、县丞一名、管河主薄一名…,槐楼、衡阳二巡检司司员各一员,槐楼司、衡阳司巡检各一员,河泊所大使一员。槐楼巡检司设在县南二十里的槐楼镇。洪武二十九年巡检董阎建,辖弓兵二十二名,每弓兵食粮七两二钱。道光年间,槐楼巡检司迁驻氾水镇(道光重修宝应县志)河泊所设在宝应南门外街,洪武十四年(1381年)总旗李铭开设,洪武十六年(1383年)河泊所官苏子成修建。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总河靳辅请设江南河兵八营,罢淮、扬、徐堤浅夫。扬州境内设高邮宝应运河营守备。守备署驻高邮,分管江都、高邮、宝应运河,将明代的浅夫改为浅兵。宝应县设把总一名,所辖运河汛地,北自黄浦起,南至刘家堡止。又设外委协防一员,经制效用二名,百总四名,战守兵一百五十名,每年额采兵草一万一千二百四十束,兵柳四千七百三十束,累积土一千二百三十方。⑩

刘家堡减水闸兴建于明万历十二年(1584)九月二十一日,竣工于万历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清顺治、康熙年间均进行过大修。在清道光《重修宝应县志》县境图上仍画有弘济河,沿河自南向北记载有:子婴闸、清闸、江桥闸、氾水闸、瓦店闸和刘堡闸。道光年间设有刘堡闸、朱马闸、槐楼巡检司,专职管理沿河闸坝,这说明刘堡闸在道光年间未遭淤塞破坏,仍在正常使用。道光二十年(1840)鸦片战争爆发后,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打破了清王朝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商品经济逐步发展起来。漕运失去赖以生存的条件和作用。光绪二十七年(1901)清政府将漕粮食禄全部改为征折实。结束了中国封建社会奉行了二千余年的漕运制度⑪。漕运制度的废止,松驰了对运河沿线堤坝涵闸设施的保护,引起民间盗挖堤闸的石块、砖块及地丁,改为它用的恶习。据《宝应历代县志汇编》记载:宣统三年(1912)访出七浅太平庵北至八浅之越潭双堤,即刘家潭其下有古砖工。此堤左潭右河,每遇伏汛,一线危堤,作东南保障,古人建筑砖工,用意良深。年年有私窃古砖者以万计,嗣经禁止,乃罢。由此可知,宝应境内的运河堤闸在清末民初,即已开始不断地遭到损毁。刘家堡闸亦难逃其厄运。发掘清理的遗存现状,亦证明了这一点。

据从小生活在运河中埂上的老人介绍:解放时这里有两条河,西河走船,东河不走船,两河之间有道大土埂,大家称为中埂,中埂上当时住了许多人家,后来发展到有商店和浴室。西河不宽,约有点30多米宽,弯弯曲曲,不象现在这么宽直。1958年拓宽运河时,东侧的中埂基本没有动,只是把弯道拿掉,拿弯道发现了中埂下有许多石头和木桩,当时还挖了不少,而河宽主要是往西扩。文革前后,因为石材、木材紧张,生产队组织大家挖中埂里的石头和木头,砌公房、砌猪圈、做码头、修涵洞、打门窗、箍粪桶等。

宝应明代刘家堡减水闸的发现及考古发掘的成果,为我们研究明代里运河的形成及演变;明代弘济河的开凿与定位;明代运河减水闸的构造型制与规格及构造工艺;明代运河堤防构筑结构;明代运河河床及水位的变化;明代弘济河、里河、里下河给排水的流程,及我们对运河这一活态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它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和科学研究价值。

1、根据文献记载,刘家闸减水闸兴建于万历十二年九月二十一日,竣工于万历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⑫,在考古发掘过程中,我们于地丁和铺底石之间清理出明“万历通宝”一枚。出土遗物与文献记载的一致,证明了刘家堡减水闸兴建于明万历年间。减水闸是保障漕运顺利进行的一项保护性的水利设施。朝廷设有专职机构进行管理。漕运的存在,这此保障性的水利设施都能得到相应的保护和利用。所以,直到清道光年间刘家堡减水闸仍在正常使用,发挥其应有的功能。清光绪二十七年漕运制度废止后,闸坝淤废,堤岸成为弃物,不断的遭到人为的破坏,致使宣统年间在宝应七浅太平庵、八浅刘家潭等地,出现数以万计的堤坝砖被盗的情况,造成堤岸的严重损毁。根据文献资料及考古发掘的实物资料综合研究,我们认为,刘家堡减水闸兴建于明万历十二年,清顺治、康熙年间进行过维修,道光年间仍在正常使用使用,清光绪二十七年漕运废止后,逐渐淤废,开始遭到人为的损毁。

2、刘家堡减水闸的发现及兴建年代的确定为我们确定明弘济河的河线位置提供了确凿的证据。上文提到刘家堡减水闸的西侧是河水的进水口,连接摆手两侧的石堤均光面朝西,这些都说明,弘济河的河线应在石闸和石堤的西侧,石堤应为弘济河的东堤,刘家堡减水闸是弘济河东堤上的排给水设施之一。据文献记载:弘济河河堤的顶宽为三丈至三丈五尺至四丈,而刘家堡减水闸的长度为12.24米也在四丈左右,该闸的长度与堤顶的宽度基本吻合。这些都说明了弘济河的河线位于这次发掘的刘家堡减水闸的西侧,刘家堡减水闸是弘济河东堤上的一座排水设施。



                                作者单位: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宝应县博物馆

①②③④⑤⑥⑦⑩⑫《宝应历代县志汇编》

⑧《明实录·万历十三年六月壬子》

⑨《明史·河渠志》

⑪《扬州古港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