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要百花齐放,更要百家争鸣

——博物馆及其展览评论之我见

曹爱生

内容提要:本文论述了文博界开展学术争鸣可以提高陈列展览的质量,可以提高人员的业务素质,可以使文博事业更健康的发展。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剖析了当前文博界所处的体制、业内潜规则、内部运行机制、人员素质是我们缺少学术争鸣氛围的深层次原因。最后指出只有更新观念、创新运行机制、搭建平台才能有效的进行学术争鸣。

关键词:文博界  开展   学术争鸣

2011年3月2日的《中国文物报·博物馆周刊》登载了题为《实践中的理论探索,语境下的文化批评》一文,扼要介绍了国内文博界一些知名专家、学者在由《国际博物馆》中文编缉部召集的、主旨关于博物馆及其展览评论的座谈会上的发言。专家、学者们的发言内容精彩、论述精辟,而且涉及的面很广,读了这篇文章以后,收益非浅。不揣浅薄,也想说一说自己在这方面的一孔之见,以求教于大家。

我要说的话题是,文博事业要百花齐放,更要百家争鸣。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文博事业也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景象。这种繁荣的景象主要表现在,一是博物馆绝对数量的增多。目前,我国已有三千多个博物馆,综合类、社会历史类、革命史类、军事类、名人类、艺术类、自然类、科技类、产业类、民族民俗类等多种博物馆交相辉映。除了国有博物馆外,民营博物馆也不断涌现。有的地区,如云南的昆明,江苏的南通还提出要建设博物馆群的口号。二是博物馆规模的扩大,硬件设施愈来愈好。许多地区的领导在建设博物馆上面舍得投入巨额资金,且不说其动机如何,搞“政绩工程”也好,“打造城市名片”也罢,客观上有利于文博事业的发展。新建的博物馆自不必说,改(扩)建的博物馆也是“旧貌换新颜”。三是展陈手段不断创新,出现了一些大手笔式的陈列展览。这些大手笔式的陈列展览提高了博物馆在多元文化并存中的竞争力、吸引力。如成都的金沙遗址博物馆已成为来此旅游客人的首选目的地。四是免费开放的措施惠及基本群众,充分保障了弱势群体的文化权益,来博物馆参观的人数较免费开放前有了大幅度增加,博物馆在人们文化生活中占有位置越来越重要。这种繁荣的景象可以用“百花齐放”来形容。

然而,我们在有些方面、特别是“百家争鸣”上(即博物馆及其展览的评论方面)做得还不够。本文拟就其作一些粗浅的阐述。

一、开展“百家争鸣”,是我们实现文博事业真正繁荣的必由之路。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是毛泽东同志1956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正式提出来的。这个方针的意思是,艺术问题上要“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要“百家争鸣”。他在1957年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又进一步指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是促进艺术发展和科学进步的方针,是促进我国的社会主义文化繁荣的方针。”我国的文博事业是社会主义文化的一部分,要使我们文博事业真正的繁荣起来,让它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理应提倡这方针。

关于博物馆及其展览的评论的重要性,有关专家学者有过一些论述,中国博协副主任委员、中国文物报社副总编缉曹兵武先生说,“开展展览的评论的目的,一个是通过评论促进展览本身的提高;另一个是提升展览的效益,使大众更多地了解展览,从展览中获得更大收益。”我以为开展关于博物馆及其展览的评论还有以下几个理由:

1、提高陈列展览的质量需要开展“百家争鸣”。

博物馆是传承历史的,历史已经逝去,作为博物馆主要表现形式的内部陈列要再现历史,就得符合历史的真实、符合生活的真实,还历史以本来面貌。要做到这一点,就得研究历史,研究生活,不能主观臆造,不能向壁虚构,“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而,从本质上说,陈列展览的内容应属于学术范畴,开展对内部陈列展览的评论应属于学术上的讨论。学术上的问题有“百家争鸣”,才能理愈“争”愈明,更利于发现真理。所以说,开展这样的评论,则可以提高陈列展览的质量;反之,如果封杀这类的争论,不仅不利于提高陈列展览的质量,还有可能以讹传讹,“谬种流传”。举一例言之。某地新建了一个专业性的博物馆,在整个建设过程中,未能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其内部陈列在自己没有拿出内容设计文本的情况下,外包给一个装潢公司,结果可想而知了,谬误百出,连简单的、最起码的东西全搞错了。

2、博物馆事业蓬勃发展的形势亟需开展“百家争鸣”。

前已述,博物馆的建设在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近几年进入一个蓬勃发展时期。“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博物馆事业蓬勃发展的形势呼唤“百家争鸣”。在《中国文物报》这个文博界的权威报纸上,已刊载了多篇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早在2006年2月,就刊载了一篇《谈博物馆建设的浮夸风》,批评有些地方不具备条件,也盲目建设博物馆的现象。在后来,这方面文章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除用了整版、两版的篇幅介绍一些好的陈列展览外,也不时刊载批评、建议方面的文章。如2011年1月12日刊载的《陈列展览“外包”如何应对》一文,阐述了在陈列展览“外包”成势的情况下要强化展览内容文本的撰写,以提高、保证陈列展览的质量;同年2月23日登载的《博物馆核心价值的反思与守望》,就批评当前文博界出现的“重硬件建设,轻人文管理”、“重表象花活,轻基础研究”等不良倾向。所有这些,都证明在文博界有相当一部分有志之士已在进行博物馆及其展览的评论工作。然而,我们做得还不够,远远没有形成“百家争鸣”的局面,其规模还不够大,影响力还不够强。正因为如此,给文博事业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还是上述的那个专业馆,尽管在建馆时请了一个国内的顶级建筑专家设计馆舍,但由于没有广泛征求意见,没有“百家争鸣”,在这方面也留下无法弥补的缺憾。建成的馆虽充满现代气息、能反映该馆主题特色,但不仅与周边的古典建筑群不协调,而且有多面墙、多扇门都是玻璃的,给安全工作带来了隐患,加大了实际运行中的安全保卫工作的难度。这个设计尽管有着“现代”的理念,但是不那么符合博物馆的要求。如果在设计时开展“百家争鸣”,这种情况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3、提高博物馆人员的业务素质也需要开展“百家争鸣”。

孟子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已故的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在1931年作就职该校校长的演说时,仿照孟子的话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博物馆和大学有相同的地方,我们也可以仿照孟子的话说,所谓大馆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有人认为,博物馆最为重要、最为关键的是藏品。我以为高素质的人才——“大师”与藏品相比,其重要性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仅因为大师们可以破译藏品的内涵,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发现、保护进而征收藏品。我们文博界有很多大师,但与我们现有的3000余座博物馆所需求的是不适应的,与我们文博事业迅猛发展形势的需求是不适应的。我们需要更多的“大师”,那么大师从何而来呢?大师只有靠学习研究、靠实践锻炼才能成长起来。在3000多家博物馆中,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是一些中小博物馆。毋庸讳言,有一部分中小博物馆的学习研究气氛不是那么浓厚的。有相当一部分有研究能力的人(其中不乏刚进馆工作的大学生),不求上进,得过且过。开展关于博物馆及其展览的评论,可以起到“一石激起千层浪”之效果,打破现存的“万马齐喑”式的沉闷空气,启发人们积极思考,在探索中前进,形成“万马奔腾”的局面。所以说,提高博物馆人员的业务素质也需要开展“百家争鸣”。

二、文博界缺乏“百家争鸣”的深层次原因剖析。

文博界缺乏“百家争鸣”的氛围是不争的事实。《实践中的理论探索,语境下的文化批评》一文介绍的国内文博界一些知名专家、学者在座谈会上的发言中,也涉及这方面的一些表现。如,“见不到博物馆的批评学说”;“以大管家的身份来评价展览”;不“敢于触及实际”,既不敢点名,又不敢点事等等。我以为,文博界缺乏“百家争鸣”的深层次原因主要有以下方面:

1、博物馆现行的管理体制不利于开展“百家争鸣”。在我国,无论从规模上说,还是从数量上说,国有博物馆占绝对优势。国有博物馆尽管级别不一,但投资主体、管辖主体都是各级政府及其代表的部门。新建一个博物馆,需要巨额投资;维持一个规模较大博物馆的日常运行,其费用也是可观的。尽管如此,各级政府在建设博物馆上还是舍得花大钱。这种情况,虽客观上对文博事业发展有利,但带来了一些问题。因为是各级政府花费巨资(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博物馆建设尽管投入可能少一些,但也是相对的“巨资”)建成的,打造的又是“城市名片”,对外接待“窗口”。所以说,“见不到博物馆的批评学说”;“以大管家的身份来评价展览”就在情理之中了。这种情况,从一个地区发展经济的需要、从人们心理的需求来说,还是可以理解的;但从真正繁荣文博事业上来说,仅希望(愿意)听到“赞美歌”而听不得(到)反面的意见又是不够的。

2、文博界业内的“潜规则”不利于开展“百家争鸣”。

文博界业内有一些不成文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也不利于开展“百家争鸣”。比如说,博物馆的陈列展览的策划者、内容设计文本的撰写者、陈列展览的制作者是从来不署名的。从发挥群体智慧来说,可能是有利的。但带来的问题是,由于是都不署名,出了问题谁也不负责任。“公众的老子,死了没人抬”,即使是想去“争鸣”也找不到“争鸣”的对象。文学艺术界却不然,强调“文责自负”。一部电影、电视剧后面的各负其责的“各路神仙”的名字一大串,出了问题是“冤有头、债有主”。事实上,文博界这个“潜规则”完全可以打破,引入“独立策展人”就可以了。如果暂时还实行不了“独立策展人”制度,即便是团体的话,也应该有明确的负责人、参予者。

3、博物馆内部的运行机制不利于开展“百家争鸣”。改革至今,有些中小型的国有博物馆还没有进行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改革。领导成员是上一级主管部门任命,一般工作人员实行的“全员聘用制”、“岗位责任任制”只是走过场——干得再差,不可能待岗、下岗;干得再好,也不可能有多少奖励。干多干少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甚至于是干不如不干的,干多、干好不如干少、干差的。内部分配上是事实上的“大锅饭”,最多在年终发放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奖金时,按现任的职务、人为拉开一些差距。而这一冠以“改革”的做法实际上是“官本位“的观念在作祟。这种无竞争氛围、无严格考核标准、无有力激励措施的运行机制可能有利于维持这些博物馆的“和谐”局面,而这个“和谐”局面是低层次的。在这个局面下,“谋事”的人不多,“谋人”的人很多;用在“谋事“上的精力不多,用在“谋人”的精力很多。在某些人的心中,不愿意开展“百家争鸣”。因为开展学术上的(特别是在一个单位内部开展)“争鸣”,可能会得罪某一个具体的人,这还是往少里说。“秦桧也有三个朋友”,问题是这“某一个具体的人”的周围还是其他人,还是“少说为佳”、“三缄其口”。这就往往会出现了正义的、正确的意见得不到支持、成为“孤军奋战”的奇怪现象。

4、博物馆部分员工的素质不利于开展“百家争鸣”。

首先是博物馆内部有部分员工的业务素质无法开展“百家争鸣”。 “百家争鸣”是学术层面上的,博物馆的行政、后勤人员很难开展这方面的争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问题是部分业务人员也无法开展。“百家争鸣”除了有“学术”这个特点外,所涉及的问题还具有集中在该学术领域难点、疑点、热点上的特点。众所周知的、形成共识的事情无需“争鸣”。要在某个学术领域难点、疑点、热点问题上有独到的见解,必须要对所涉及到的问题有透彻的了解、深入的研究。博物馆内部有部分员工的业务素质不高,决定了他们无法开展“百家争鸣”。其次,博物馆内部部分员工的政治、思想素质不高也注定他们不仅现在无法开展、而且永远无法开展“百家争鸣”。 部分员工仅仅是业务素质上的欠缺还不是主要的,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政治上、思想上的素质也不是太高。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如果在政治上、思想上具备了较高的素质,有敬业精神、奉献精神,有满腔的激情,想干事,找事干,业务素质不高只是暂时的,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由“外行”转变为“内行”,由“不熟悉”转变为“熟悉”,从而取得“百家争鸣”的发言权。此外,政治上、思想上具备了较高的素质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有了这一素质,才会具备对文博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才能在具有“争鸣”实力的基础上,不怕得罪人,敢于“争鸣”。前已述,有一部分中小博物馆的学习研究气氛不是那么浓厚的。有相当一些有研究能力的人(其中不乏刚进馆工作的大学生),不求上进,得过且过,能混则混。这种现象使部分业务人员的业务水平很难提高。我们承认大学毕业生是人才,但恐怕并非是某个领域、某个特定方面的专业人才。大学学习的是“面上”的知识,是为进一步研究打下了基础。而对文博某个领域的研究属于“点上”的知识,需要深入下去,这就需要业务人员要坐冷板凳。在外界充满诱惑、心态普遍浮躁的当今,要抵挡住诱惑、定下心来做学问,没有较高的政治素质、较高的思想素质恐怕是不行的。

三、文博界怎样才能进行“百家争鸣”?

首先是要更新观念。文博人员及相关部门要更新观念,充分认识博物馆在传承历史、提升城市文化底蕴方面的重要作用,充分认识开展“百家争鸣”可以更好的使这一作用得到发挥。博物馆管理者们要更新观念,领导者们要能基本了解本区域,不耻下问,广开言路,充分调动、发挥专家学者的积极性,勇于打破“死水一潭”局面,让内部的学术气氛活跃起来、浓厚起来。并在此基础上,鼓励员工积极参与业内的“百家争鸣”。为此,要引导员工划清学术层面的“百家争鸣”与其他意见分歧的界限,使大家认识到开展这类“争鸣”只能对工作有利,而不应该影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感情,不应该影响人际关系,不会影响单位的和谐局面。专业人士要更新观念,就要充分认识开展“百家争鸣”对提高博物馆整体的文化底蕴、对提高自身的业务素质、对提高陈列展览的质量的重要性、必要性。博物馆主要职能是收藏、研究、展示。开展“百家争鸣”,对这几个职能的充分发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在基层,我发现这样的情况,有些博物馆对捐赠者是来者不拒,捐什么就收什么,文物库里有不少“垃圾”混迹其中。其实,收什么,哪些需要收,哪些不必收,哪些根本就不值得收,大家“争鸣”一下,可能就清楚了。研究更是如此,博物馆的业务门类诚然很多,但在基层,真正搞研究的人相对于业务门类来说,更少得可怜。有的业务甚至是主要的门类,有时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想“争鸣”而无对手。有时虽有几个人在研究,但也是“老死不相往来”——有对手而不去“争鸣”。古人早就告诉我们“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开展“百家争鸣”,无疑会提高我们的研究能力。博物馆的展览是其服务社会的主要形式,博物馆理应奉献出“精品”。遗憾的是,在一些基层博物馆的展览中,有“瑕疵”的、甚至有明显错误的不是没有。如果在馆内外开展“百家争鸣”了,这些“瑕疵”、“ 明显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在更广阔的空间范围上开展“百家争鸣”,则可以提升文博界的整体服务水平。所以说,我们要更新观念,积极开展“百家争鸣”。

其次是要创新机制。

前已述,改革开放以来,一些博物馆并没有进行过实质意义上的改革。用工上的“终身制”、“铁饭碗”,分配上“大锅饭”,这种现行的运行机制不利于开展“百家争鸣”,要引入用人上的竞争机制,分配上适度拉开差距,并向研究人员、特别向有研究成果人员倾斜的激励机制,让多劳者多得、少劳者少得,才能形成“万马奔腾”的氛围,真正的开展“百家争鸣”。除了可以推广已在一些博物馆实行、并已见成效的独立策展人制度以外,还可以尝试课题(项目)招标制、承包制。譬如说,同一个陈列展览,可以实行有偿招标的形式,向馆内外广为征集方案,择优而从。此外,要借鉴其他行业的经验,细化岗位责任制,将定性考核与定量考核相结合,逐步过渡以定量考核为主。对有技术职称的人员,要规定每年的科研指标,将完成情况纳入年终考核之中。完成得好的,可以低职高聘;反之,也可以高职低聘。对管理层面的人员也应如此,业务馆长、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应该是理所当然的科研带头人,但在一些中小博物馆不仅职称终身制,职务也是终身制,只要当上了什么“长”,即使是多年没有业务成果,也不能独立完成业务上的什么任务,但也还是照当不误。应该提倡管理者能上能下、能官能民,形成能者上、庸者下的格局。水不激不跃,人不激不发,博物馆只要创新了机制,内部的“百家争鸣”的整体氛围是不难形成的;文博界只要创新了机制,业内的“百家争鸣”的整体氛围也是不难形成的。

再次是要搭建平台。我们已有了开展“百家争鸣”的一些平台,但是还不够。就基层来说,有时也会有什么研讨会之类的活动,但往往是配合政治任务,或是配合经济发展需要的——气势颇大,但深度不够。在一些中小博物馆,只在为了完成来自上级(行政层面、业务层面)的任务时,才会召开业务方面的会议。平时的业务学习、研讨则是谈不上。在有些中小博物馆,甚至出现了有安全值班的制度而无定期学习的制度的怪现象。在这些博物馆,即使有了先进的设备,可能也很难发挥作用——上班时用电脑打游戏的、炒股的不是没有。所以说,搭建“百家争鸣”的平台首先是要在基层、在博物馆内部开始。作为传承历史文明为己任的博物馆要研究、再现已经逝去历史,就得强化业务学习,形成制度。业务主管部门也要进一步搭建“百家争鸣”的平台。要在摸清区域内研究人员的状况的的基础上,建立人才库,做到心中有数,进而给这些相关研究人员出课题、压担子;要主动介入、指导下一级区域举办的涉及文博内容的活动;要创办属于自己的专业报刊,作为区域内研究人员发表研究成果的阵地,进行“百家争鸣”的平台。业内更要积极搭建平台。报刊上在介绍博物馆及其展览时,不能是如同灶王爷那样,仅仅是“上天言好事”,既要有优点的介绍,也要有不足的披露——这样,才符合辨证法,才会使我们的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作者通联:江苏盐城市博物馆      地址:盐城市建军西路118号

         邮编:224006          电话:0515—882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