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高标逸韵君知否 正是层冰积雪时

——由《层岩积雪图轴》初探吴湖帆的绘画艺术

封 冰

内容提要:吴湖帆先生是中国美术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书画大师,他的成就主要表现在绘画、鉴赏、收藏方面。本文将结合他的代表作品《层岩积雪图轴》谈谈其绘画艺术。

关键词:吴湖帆  层岩积雪图  山水画  绘画风格  郭熙

吴湖帆(1894—1968),名倩,号倩庵、东庄,清代著名书画家吴大澂之孙,江苏苏州人。早年与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民国时期与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并称为“三吴一冯”。20世纪30年代,在中国画坛也有“南吴(湖帆)北张(大千)”之誉。他学养深厚,知识渊博。在书画、鉴赏、收藏、诗词创作等方面有着极为显著的艺术成就,著作有《佞宋词痕》、《联珠集》、《吴湖帆画集》、《梅景书屋画册》、《梅景书屋印选》等。

《层岩积雪图轴》是我馆珍藏的一幅吴湖帆绘画精品。作品以中国山水画中较为常用的“三叠两段”式构图方法组成画面,前景为断诸石坡,中景为一片岩林,远景为一抹远岭。为了将近景的“平远”与远山的“高远”结合起来。画家没有机械地将画面分为地面一层、树—层、山一层,而是以奇峻的山岩和皑皑的白雪将近坡、高树、远山连接在一起,既彰显了画面的完整性,亦增强了画面的层次和深度,使作品具有极强的空间感。

郭熙说:“山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媚。”[1]山与水之间的关系就是一种内在生命的联系,是一气生成的生命整体。作品只有体现出这种生命的关联性、整体性,才能有美感、情趣、意境。

《层岩积雪图轴》以率意多变的笔墨勾枝点叶。近景松树以重墨写出松针,杂树以墨笔勾勒,墨色深浅、水分多少亦有微妙区别,略施赭色渲染。左右杂草还施以赭色,以调剂、活跃画面气氛,丰富画面色彩。中远景小树以淡墨绘出枝干,淡赭勾勒枝叶。以墨线皴出山上植被,以披麻皴出山石质感。寥寥墨笔,几间房舍即现于山腰。远山以淡墨勾勒轮廓,施以淡赭、淡花青渲染而成。画家在山岩、积雪的处理方面极具功力,他把留白看作一色,以留白的方式处理泉水、积雪,虚实渐明,那留白之处经水墨濡化映衬,成为奇峻的山岩、皑皑的白雪、涓涓的溪流。整幅作品设色清雅明丽,笔墨清逸灵秀,将深山雪景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有“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的诗意想象。

郭熙认为,是有生命的对象,朝暮之烟霞、四时之山水,美感各有不同,他说:“真山水之云气,四时不同:春融,夏蓊郁,秋疏薄,冬黯淡。画见其大象而不为斩刻之形,则云气之态度活矣。真山水之烟岚,四时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画见其大意而不为刻画之迹,则烟岚之景象正矣。”[2]此幅作品,吴湖帆先生以腴润干枯、稚雅苍劲的笔法描绘山石、树木,以水墨、赭石、花青几种深浅不同的色调,配以浅绛设色的方法,冬天的山水景致、幽静深山、阴郁天气、皑皑积雪这几种物象加以意趣有机的整合,将“清冬见远山,积雪凝苍翠”的季节感表现得恬静优雅、恰到好处,观之令人神往。

郭熙提出的山水画的功能有“乐、适、亲”和 “可行、可望、可游、可居”说[3],它可分成三个层次,即:可行、可望是乐,人在山水之外,作为山水的旁观者而存在,一幅富有美感的山水画,可以陶冶人的性情,使人赏心悦目,开阔心胸,遐想无限…;可游是适,能够画出山水之神,营造出具有诗情画意的意境,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人与自然相互走近,它能够带来心灵层面的愉悦感,打动观者之心,让人充满无限遐想,回味无穷。可居是亲,是人与自然合二为一、不分彼此,是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让人感觉到如居仙境之中。《层岩积雪图》营造出的正是这种 “可游、可居”的幽雅意境,令观赏者情不自禁产生入山隐居之感。

吴湖帆绘画风格的总体特征是“集古之大成,溶古而有我”。其秉承了王翚的画学思想:“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乃为大成。”[4]吴湖帆的山水画深受南方传统文人画学观念的规范和限制,始终立足于正统(南宗),师法于“四王”,不脱离“正脉”、“法派”的藩篱。与同时代画家相比,吴湖帆不是顽固的守成,也并非锐意的革新,艺术创作过程中的反复锤炼与渐进积淀使他具备了游刃于传统之中而不为前人成法所束缚的功力和能力。他的作品,构思新颖,立意巧妙,既没有逸笔草草的不求形似,亦无拘谨刻板的规行矩步。讲究笔笔有来历,但不留斧凿痕迹,随手拈来,即成一体。他在大胆吸收北派青绿设色的同时仍不失南宗本色,将北方的雄强、富丽化为南方的柔媚、婉约,作品呈现慎丽丰润,苍翠华滋之感。他善于把传统山水的青绿、水墨、浅绛几种画风相互调和,注重画面的湿度,使得水墨、水彩、墨彩的交融恰到好处,并在互相映衬的前提下形成菁翠、明亮的基调,具有鲜明的个人风貌,创出将水墨晕染与青绿填色熔铸于一体的新古典山水画风。 

“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吴湖帆先生倾心于文人画与院体青绿山水相交融的画风,精于对古人作品的临摹,由董其昌、四王的正统派南宗起手入门,再入“明四家”,领略元代赵孟頫、宋代郭熙等北宗风格,眼界颇高,见识丰富,形成一个溯流而上的画学历程,长期对各家各派笔墨习性、技法、风格的悟学。使得他在保持讲究笔墨精巧、设色文雅、崇尚文人情趣的正统风格的同时,能够对前人技法和审美不断加以思考和创新,突出了“雅俗共赏”的审美趣味,清新雅丽、笔滋墨润、色墨交融,在视觉上给人以新的感受,创作出具有独特神韵的绘画珍品。

张大千先生十分推崇吴湖帆先生的山水画,他将吴湖帆推崇为现代山水画领域中最杰出的代表 ,认为“山水画当以吴湖帆为第一。”他曾发自肺腑地赞叹道:“吾昔日游京师,见溥心畲,作画出入古今,以为平生所见一人,及至上海,识湖帆先生,其人渊博宏肆,作画熔铸宋、元而自成一家,甚服我心。乃知天下画人未易量也。[5]

注释:

[1]  黄宾虹、邓实编著: 《中国古代美术丛书》  二卷第七辑第15页 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1993年

[2]  黄宾虹、邓实编著: 《中国古代美术丛书》  二卷第七辑第9页  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1993年

[3]  黄宾虹、邓实编著: 《中国古代美术丛书》  二卷第七辑第6页  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 1993年

[4] 《鉴宝》2012年第3期   龙源期刊网  《王翚绘画特点详解》篇  

[5]  江宏、邵琦编著:《吴湖帆词典》第39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