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画像石瑰宝“射阳汉石门画像”

倪学萍

内容提要:扬州市宝应县射阳湖镇在汉代曾兴盛一时,“九里一千墩”汉墓群是这个时代繁荣的物证,一块出土于清代的“射阳汉石门画像”是这个时代精神追求和物质生活的缩影。

关键词:汉代  石门画像  孔子见老子  

汉代画像石是附属于墓室与地面祠堂、门阙等建筑物上的雕刻装饰,是我国古代为丧葬礼俗服务的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具有浓郁的民族色彩和地域特征。因为是刻在石材上的绘画,故又称“石刻画”。它是我国最早的浮雕艺术,是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灿的明珠。

我县于清代乾隆年间在射阳“九里一千墩”汉墓群内的双墩一汉代墓葬中出土了两块石门画像。乾隆五十年,江都学者汪中寻得此石并舁归故里,道光九年由其子汪喜孙送回宝应,先嵌于学宫,后移置画川书院。日军侵华,宝应沦陷,画像石失落。现存原画像石拓本收藏于宝应博物馆, 994年被定为国家珍贵文物。

据南京博物院研究员、画像石研究专家尤振尧先生考释,射阳汉石门画像应为墓葬门扇的装饰,两张拓本为石墓门左扇正反两面雕刻的绘画,右边门扇应为相对的同样图案。每幅画面图案分为三层。正面朝外一幅上层刻“凤鸟图”,凤鸟面向前方,作昂首跨步、展翅欲飞形态。凤鸟,即凤凰合称,雄性曰凤,雌性曰凰。《说文》曰:“凤,神鸟也”。汉代常以它为绘画题材,屡见于汉代器物图案和画像石刻内容。凤鸟有很多吉祥涵义,如长寿永生、祥瑞辟邪、凤鸟栖息、凤凰和鸣,传说凤鸟是天地的使者,协助墓主人死后升仙。

中层为“铺首衔环图”。铺首衔环也是汉画中常用的内容,除作古代器物两耳的装饰外,一般都雕刻在门扇上,汉代人把它当作一种凶猛又积财善守的怪兽,起着看守财物的作用。迄今仍有此装饰。

下层为“亭长迎宾图”。画面刻一人物,头戴冠帽,身着短衣,左手执盾,,右手握剑置于肩后,右足向前,作跨步迎接宾客之势。这是本幅画像中唯一的人物画,形象非常生动逼真。

门扇背面一幅,上层为“孔子见老子图”,刻老子、孔子和弟子三人,每人右上方皆有题榜文字,八分书,曰“老子”、“孔子”、“弟子”。此图是射阳汉石门画像中最突出的一幅内容,也是这组汉代画像石刻中唯一有题榜的一幅,而且刻在最上层,足见其地位的重要,证明当时社会尊孔的风尚很浓。孔子向老子求学的故事在史书《礼记》、《庄子》、《史记》中均有记载,作为画像石题材来宣传,较为罕见。此图画面老子在左面向右,孔子在右面左,且十分虔诚地站立着。孔子身后随一弟子,手执束帛。老子、孔子两人皆高冠、长袍,双手拱于胸前,作互相施礼状。这幅画像主题明确,形象清晰,构图别致,既富有故事内容,又有艺术价值。

中下层分别为“杂技图”和“烹饪图”。“杂技图”雕三童,正在表演“都卢 童”杂技,据说这是汉代难度较大的杂技项目之一。“烹饪图”也是汉画中常见题材。雕人物四人,皆为头戴平顶帽的侍者。图中置一案,一侍者作宰鱼动作,右旁为船形灶,灶置一釜甑,上飘蒸气,一侍者正向灶门拨送薪草。灶后一侍者在洗涤食物,画面上方木架上悬挂屠宰的肉食。这是一幅反映墓主为举行宴燕酒会而繁忙的场面。此画像石正反两组画面一周均雕有绞纹和菱纹边饰。画面之间均有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书学理论家包世臣的题记,上方横额有“汉射阳石门画像”七字。此横额石刻现存我县一藏石者家中。

射阳汉石门画像所表现的题材内容是非常丰富的,有凤鸟、铺首吉祥图案和迎宾武舞动作,又有反映人间现实生活的宴食、杂技等场景。特别是一幅“孔子见老子”问礼图,以历史故事为题材,反映儒家“讲求功名、注重教化”的思想,为清代以来众多学者、现代考古学家所考释和研究的内容。一代文豪鲁迅先生一生尤其酷爱收藏和研究画像石拓片。1915年4月25日《鲁迅日记》载有:“往琉璃厂买射阳石画像等五纸二元”的内容。鲁迅《故事新编.出关》中对孔子“问礼”的故事曾作详细风趣的描述,并称宝应射阳汉石门画像石刻“气魄深沉雄大”、“图案美妙无伦”。

从画像石雕刻技法分析,门扇朝外一幅简洁明朗,背面繁缛精细。浅浮雕技法的熟练运用使画面凝重醒目,自然流畅的阴刻线,使画面细腻传神,并使整组画像产生一种既华丽优美又雄浑豪放、拙朴自然的独特风格。

射阳石门画像,是我国汉画像石刻中出土时间早、影响较大的汉画像石刻之一,特别是“孔子见老子”圣贤图,为全国出土画像中所罕见,它为研究汉代经济、文化生活以及画像石刻的题材、风格、雕刻等提供了极有价值的珍贵研究资料。

汉代石门画像拓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