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博新闻

印刷术来自东方——“东亚古代雕版印刷与版片国际学术研讨会”侧记

扬州自古以来就是雕版印刷业的重要区域之一,清代更是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为加强学术交流、促进友好交往,共同研讨古代雕版印刷价值、保护、传承和利用,昨天(10月22日),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韩国国学振兴院联合在扬举办“东亚古代雕版印刷与版片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及越南的4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以“印刷术来自东方——东亚传统印刷文化的继承与发展”为主题,分享了各自的研究成果。

上午的开幕仪式由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扬州博物馆徐忠文馆长主持,扬州市文物局党组成员、世遗办副主任姜师立、韩国国学振兴院院长李龙斗先后致辞。姜师立在发言中首先对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他提到扬州自古以来就是雕版印刷业的重要区域之一。建国后,国家为传承这一特殊技艺,组建了“广陵古籍刻印社”。 2005年广陵古籍刻印社社将所藏全部古籍版片调拨给新建的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如今,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珍藏有10多万片明清古籍版片,保存了全套雕版印刷的工艺流程,传承、展示了雕版印刷这一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我国目前唯一一座雕版印刷博物馆。一直以来,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与包括北京大学、韩国国学振兴院等多家国内外研究机构展开密切的学术交流,自2008年以来,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主办和参与了多次学术会议,有力的推动了雕版技艺的研究。

李龙斗在发言中说到,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与韩国国学振兴院签订合作协议,每年轮流主办学术会议,已经成功召开五次,应该继续良好地开展下去。他还特别提到雕版印刷始于中国,先后传播到了韩国、日本和越南,对文化的普及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虽然现在电脑印刷已经取代了雕版印刷,但是我们不应该仅仅将雕版作为过去的遗物看待,而是要考虑怎样继承和保护它。

简短的开幕仪式结束后,各位专家开始了分组研讨环节。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研究员袁淮说:“我们要充分肯定传统的雕版印刷业的历史功能和社会价值,也要正视它退出印刷历史舞台的现实,并承担起保护传承的历史责任,忠实地继承雕版印刷业的优秀文化传统。现代印刷业取代了传统的雕版印刷业,主要是指现代社会再也不依赖传统雕版印刷品,扩散、传播、保存所印图、文内容了。但是,现代社会却更依赖传统雕版印刷品传承雕版印刷文化。”

南京图书馆研究部(国学研究所)主任、研究馆员徐忆农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诞生于中国的印刷术在古代东亚文明中占有重要地位,尤其东亚活字印刷术对欧洲印刷事业具有决定性影响,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印刷术对世界文明进程做出过积极贡献。雕版印刷至少在中国唐代就已出现,在15世纪中期德国谷登堡研制出铅合金活字前,是世界范围使用最广泛的印刷术,当时欧洲正处于中世纪。凝聚着中华民族智慧的印刷术,传于朝鲜半岛、日本、越南等东亚汉文化圈,最后很有可能传至欧洲。自传入异域后,在外邦智者的努力下,成为人类最重要的传播知识与思想的手段之一,从而推动包括近现代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文明向前发展。因此可以说,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印刷术,对人类文明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与雕版印刷相比,越南也有着自己的印刷回忆——阮朝木板,这个独特和稀贵的资料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中的文献遗产,这也是越南的第一个世界文献遗产。会上,越南文件局代表阮春雄分享了阮朝木板的前世今生,他介绍:“阮朝木板是用汉字和喃字(越南古代的一种由汉字演化而成的文字)刻在木板上再印刷成册的特别资料。阮朝木板的内容涉及非常广泛,它反映了自于雄王建国时期到阮朝时期的历史、地理、政治、社会等各个方面,阮朝木板是编写与雕工精湛的编年史。”

此外,来自日本的金子贵昭、陈捷,来自韩国的金炯秀、金钟健,来自北京大学的刘玉才、四川民族学院的噶玛降村等多位专家学者先后发言,以“印刷术来自东方——东亚传统印刷文化的继承与发展”为主题,分享了各自的研究成果。与会专家学者于10月23日参观了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等相关雕版专题场所。